人类非遗龙泉青瓷四十载缩影:从沉睡到再次响

龙泉青瓷最早可以追溯到五代,在借鉴越窑、武窑、瓯窑制瓷经验的基础上,在宋代达到顶峰。它以“绿如玉、亮如镜、响如曲”的特点闻名中外,法国人给它起了个好名字“雪拉通”。到了元末乃至明清时期,受青花瓷兴起和海禁政策的影响,龙泉青瓷慢慢进入了梦乡。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对传统文化艺术的重视,以及海外友人对龙泉青瓷的喜爱,在周恩来的倡议下,第一座修复龙泉青瓷的窑于1958年春点火。

龙泉国营商鞅瓷厂就是在这个机会成立的。就是这个在神山岙的瓷厂,后来成为黄埔军校培养青瓷大师的地方。龙泉青瓷的传承者徐朝兴和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夏侯文都出自这家工厂。

1973年,17岁的徐定昌跟随父亲来到龙泉,在商鞅瓷厂工作。他以每天7分钱的工资,和老艺术家陈元祥一起研究青瓷原料配方。在车间里,徐莲的几碗泥巴、揣泥坯和揉捏泥巴都经常沾满泥巴,但他也乐在其中。

“进瓷厂不容易,大家都很羡慕我。”徐定昌说,在当时,在一家国有工厂工作是一件非常体面的事情。

当时,尚义瓷厂生产的工艺瓷和日用瓷风靡市场,还为尼克松访华烧外事礼品,为人民大会堂烧国宴餐具。然而,十几年来,由于体制机制的影响,这家国有瓷厂在创新领域并没有取得太多令人瞩目的成就。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末。

大量青瓷工人在相对艰苦的环境中站岗。直到上世纪90年代,尚义瓷厂、龙泉青瓷研究所的员工全部下岗回家。

在此之前,饱受养育一对儿女之苦的尚业瓷厂厂长助理徐定昌,咬紧牙关,决定单干——创办振昌青瓷厂。他也是当时率先开厂吃螃蟹的创新者。

“我有一笔1.6万的存款,向别人借了3.4万。补5万元,下决心,亏了就停。”徐定昌回忆起1996年做出的这个决定,至今仍有“烧船”的英气。他说:“没想到,龙泉青瓷的市场需求如此之大,以至于订购了数百件青瓷。这样,当年的投资成本就收回来了,我的精力就更大了。”

当时徐定昌的青瓷厂并不是一个案例。大量瓷厂下岗工人也想过自己开青瓷厂,但苦于没有厂。2000年,世纪之交,龙泉青瓷行业协会会长向龙泉市长作报告,要求解决下岗职工办厂问题,政府划拨土地100多亩。

“行业越大,艺术越小。”徐定昌告诉记者,出于对青瓷极致美的追求,徐定昌决定做艺术,确定了“以礼品瓷为主导,以日用工艺品为辅”的发展思路。随后,徐定昌开发了茶具、小挂盘等创新产品,将生产领域逐步向旅游工艺品市场推进。

““春”选用莲瓣碗型,配以窑粉和青釉,碗上刻有许多小芽,象征着自然和人的生命力。《盛夏》中,选用葛窑自然开锅,天青釉,无规矩,表达了太阳似火,土地烤裂的意境。”“秋”用葛窑开一个有米黄釉的片碗,象征金秋丰饶。“冬”的命题是冷池中的第一场雪,表达了被雪覆盖的意境。同时,这四件作品也代表了龙泉的四个地方:凤阳山、六岔亭、青秀寺、邳云山。”徐说。

目前,龙泉共有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9人,省级工艺美术大师16人。大约三分之一的青瓷从业者走上了艺术道路。

第七届陶瓷艺术设计创新评比,即首届龙泉青瓷剑节举行。“邀请了业内专家学者参加会议,评价是青瓷的发展现状出乎意料。会后,龙泉青瓷突然起身。”徐定昌说。

2009年,龙泉青瓷烧制技艺入选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陶瓷产品。这充分提振了龙泉青瓷产业。许多青瓷艺术家也抓住机遇,扬长避短,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完成了数十项技术创新,开发出2万多个青瓷新品种。

故宫博物院古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曾说,中国陶瓷的一半历史在浙江;一部浙江陶瓷史,一半在龙泉。当龙泉青瓷再次闻名于世时,青瓷也改变了这座大山里的小城市。

日前,由浙江省人民政府、中国文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华商促进会主办,国务院侨办支持的“文化强国与经济文明”论坛在杭州举行。作为特邀嘉宾,徐定昌的观点是文化可以成为一个城市的焦点。

“我们个人的经验是,青瓷已经成为龙泉的焦点。一方面,越来越多的青瓷爱好者慕名而来,形成了交流学习的文化氛围;另一方面,以青瓷和宝剑为生力军的龙泉,也吸引了嗅觉灵敏的商家和投资者投资掘金。”徐说。

记者了解到,文化产业已成为龙泉新的经济增长点和重要产业。让剑瓷文化更大更极致,同时拓展蘑菇文化、竹文化、茶文化、水文化、生态文化。龙泉将以剑瓷文化产业为核心,香菇茶和旅游文化产业为两翼,积极构建“一园一基地一中心两园四区”的产业发展格局。“十二五”期间,力争文化产业占全市GDP比重提高到10%以上。

这些数据的诞生离不开青瓷艺术家。如今,他们在文化与经济的融合中游刃有余,开始追求更高的境界:组团外出,在世界舞台上重新展示龙泉青瓷。

“从1689年到1700年,沿着‘新航路’出发的第一艘法国商船‘Onfidelit’号成功返回巴黎。当一箱箱的货物被搬下船时,人们被一块块青绿色的瓷器惊呆了,他们自然会想到曾经在法国流行的喜来登斗篷。因此,法国人给这批中国青瓷起了一个神圣而浪漫的名字——‘雪拉通’。”徐定昌说,没想到几百年过去了,法国人民对青瓷的热爱丝毫不减。他们说中国人做的事情是如此的完整和完美。

随后,信心大增的龙泉青瓷行业协会也主动组织日韩大师交流。“青瓷也产自日本和韩国。我们去日本的时候,那边的青瓷专家拿着我们的青瓷碎片,反复说:“日本不能做这种事。中国青瓷是他们的鼻祖。”徐定昌告诉记者。

一次次走出去,世界主流社会可以重新审视这份来自中国的人类遗产。现在,龙泉青瓷已经在美国、法国、英国和日本的博物馆展出了很长时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经很多年了,但是很多地方的标准已经好几年没有涨了,高温补贴的实施遇到了尴尬。东莞农民工:每天坐9小时...66833.

  

龙泉到养马人类非遗龙泉青瓷四十载缩影:从沉睡到再次响誉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