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种消亡种群下降 养马大国变马匹进口大国

  马产业是世界上为数不多能融合一二三产业的产业,产业链长、体量大,可拉动内需,提供大量就业。《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我国这一产业需求初现,处于待开发状态。目前面临的迫切形势是,马匹数量断崖式下滑,由世界第一变成第五,近三分之一独有品种濒临消亡,成为全球的马匹进口大市场。

  不少专家学者建议,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和乡村振兴的大环境下,亟须出台相关政策促进我国马产业发展,加快启动这个千亿产业集群,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助力,为稳边固边及丝绸之路经贸文化交流提供支撑。

  

养马官品种消亡种群下降 养马大国变马匹进口大国

  据中国马业协会副会长、新疆农业大学马产业研究院院长姚新奎介绍,现代马产业是为数不多的贯通一二三产业的产业,也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竞相布局的产业。

  

养马官品种消亡种群下降 养马大国变马匹进口大国

  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发达国家的马产业就完成由单一役用型向赛马骑乘娱乐型的转变,拥有较长的产业链,具有产值大和吸纳就业能力强等特点。美国超过我国成为世界第一养马大国后,马业产值超万亿元,在GDP中占比超过1%,单个行业吸纳就业达600万人。德国和日本作为养马大国其产值也分别达到1000亿欧元和1200亿美元,其中德国的马匹数量在过去40年中增长了四倍,超过30万人通过骑马和马术运动直接或间接谋生。此外,英国、法国、阿拉伯等国家现代马产业发展都已经非常成熟。

  与发达国家马产业快速发展情况相比,当前我国对这一产业的需求刚刚显现。据中国马业协会秘书长岳高峰介绍,全国已有马术俱乐部等团体2000多家,马术装备用品、场地供应商300余家,每年举办各类赛事数千场,各类马术爱好者达百万人以上。此外,在马油和怀孕母马尿开发方面,我国具有一定的产业基础。全国马业全产业链产值约700亿元。

  

养马官品种消亡种群下降 养马大国变马匹进口大国

  与巨大的市场需求相比,我国马产业的发展存在明显短板。“全国马匹存栏量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居世界首位的1100万匹,下降到当前的360多万匹。全国29个地方马品种资源中有10个品种面临濒临灭绝的危险考验。”岳高峰说。

  中国马业协会撰写的《马种业“十四五”发展研究报告》提出,我国马品种保护形势严峻,种业安全受到威胁。有限的几个保种场,并不能切实解决地方品种保护的问题。保种资金撒胡椒面式的发放,也难起到应有的作用。马种业管理滞后,良种马的繁育没有健全的国家标准,导致我国特有的马种质资源没有得到有效的保护和利用。

  我国也有一些独具优势的地方马种,但多是“深藏闺中人未识”,随着数量下降影响力日渐式微。中国马业协会马属动物安全福利中心主任白煦介绍,我国的果下马有2000年的历史,是世界上颜值最高的矮马之一,也是世界公认的稀有马种,原分布于云、贵、川、陕等省区,现在仅在广西等少数地方可见,保种点只有广西德保一处,数量仅剩千匹左右。此外,焉耆马是新疆名马之一,蹄质结实,善走,素有“龙驹”“海马”的美称,这一马种的数量也在不断减少。晋江马是福建省唯一的优良马种,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具有耐粗饲、抗病力强等特点,谷底时主产区(晋江)仅存182匹,成年公马数量更是下降到个位数。

  巨大的市场需求与滞后的产业建设,使我国成为外国马业瞄准的蓝海。《马术》杂志主编、中国马球队队员李艳阳说,多年来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但马产业的高端消费开发未能跟上,形成了对高端运动马的进口依赖。

  根据《中国马术行业发展状况调查报告》和专家估算,2015年至今,我国每年进口马匹的数量一直保持在2000匹左右,主要来自荷兰、新西兰、澳大利亚、法国、美国等国。据专家分析,进口马价格昂贵,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每匹马的运输和检验检疫等费用就高达10多万元。以每年从国外进口2000匹马计算,每年需要为此支出十几亿元的资金。

  青岛骏发生物是当前国内唯一在新三板上市的马业公司,公司马匹胚胎移植技术及马细管冻精技术均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获得国家专利33项,已在新疆开展马种改良工作9年。该公司董事长邹敬清如此总结我国马产业发展状况:“趴在玻璃上的苍蝇——前途光明,但没有出路”。

  姚新奎、邹敬清等认为,马产业发展缺乏明确的政策支持和基层设计,是造成我国马产业困局的主要原因。他们认为,随着交通运输业以及农用机械发展,马匹从功能上逐渐退出了军事、运输和耕种等领域,后续在向竞赛、休闲和观赏等新领域的转化承接中未能及时跟上。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呼玛县北疆乡畜牧站宁代希认为,农业机械化生产广泛普及,使得“马匹从人类的好朋友,浑身是宝,变成用处不大,影响了群众养马的积极性。”以内蒙古为例,上世纪八十年代内蒙古有近240万匹马,如今随着汽车摩托车普及、役用功能下降,马匹保有量下降到67万匹。

  在传统马产业走向衰落的同时,以体育休闲与产品消费为主要特征、融合一二三产业的现代马产业渐渐兴起。在此期间,高端休闲骑乘消费尚未有效开发,也导致了我国马匹饲养量锐减。姚新奎说,目前我国养马还停留在自然发展阶段,远远不能适应休闲骑乘和比赛用马的市场需求。同时,我国马匹育种改良还没有提上日程,自然生产的马品相不好,速度和力量较差。而国外拥有系统性的马匹登记制度、严格的种马筛选和品种改良技术。所以,品质差异导致了“洋马”乘虚而入,替代现象严重,中国赛场上尽是“洋马”。

  另外,高端商品开发滞后也是制约马产业发展的原因。姚新奎说,世界上高端马类产品开发,一是马油提取,其可以广泛运用于高档化妆品,从一匹马身上提取的马油可以卖2000多元;二是从怀孕母马尿中提取结合雌激素,美国辉瑞公司掌握了90%的专利,单品年产值60亿美元。我国新疆一企业成为世界上第四个掌握相关技术的公司,当地群众搜集孕马尿一人一年可以收入2000多元。

  中华民族与马有着不解之缘,马文化渗透在民族的血液里。如今,马文化不仅是人们美好生活的重要元素,也是培养广大青少年尚武精神的重要载体,更是边疆牧民文化自信的具体符号。

  根据姚新奎提供的数据,全国300多万匹马中八成以上都分布在边境省区,其中新疆100万匹马中大约50%分布在32个边境县市,而且养马的都是少数民族。因此,发展马产业除了可以实现就地就业、增收致富外,还有助于促进民族间的交流融合,对稳边固边有重大意义。

  专家分析称,我国马匹大多数分布在少数民族聚集地区,比如内蒙古、新疆、西南各省区,对于这些地方的少数民族来讲,马既是生产资料,也是生活资料,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物质依托和精神寄托。马背文化也是其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蒙古族的那达慕大会、哈萨克族“阿肯”弹唱会、柯尔克孜族的库姆孜演奏等。发展马产业是持续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重要举措,而且可以推动乡村振兴和精神文明建设,促进中华民族的一体化发展。

  另外,从历史来看,古丝绸之路的中亚国家、甚至欧洲都有着悠久的马文化传统和强大的马产业基础,马产业可以作为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桥梁和纽带,推动各国之间的经济合作、贸易合作和政府合作。

  农业农村部在《全国乡村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年)》中提出,用3-5年的时间,培育一批产值超百亿、千亿的优势特色产业集群。

  姚新奎认为,我国马产业基本具备这样的特质和条件,未来有望成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保守估计可为经济贡献1000亿元、提供300万个工作岗位。

  农业农村部、国家体育总局联合印发的《全国马产业发展规划(2020—2025年)》提出,到2025年,我国现代马产业发展的框架和体系初步形成,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格局初步形成,马产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大幅提升。

  受访业内人士认为,改变我国马产业现状,并尽快形成千亿级别的现代马产业集群,应该从以下方面着手。

  一是增强科技支撑,推进良种繁育。马匹繁育是马产业发展的核心,建议将现代马产业纳入国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建设框架范畴,将良种马列入国家补贴目录。尤其在种业基金分配问题上,应单独设立马种业专项基金。对马种进行登记管控,对马匹改良进行政策补贴。

  二是对市场需求较大的高端运动马实行“国产化”替代。我国高端消费人群数量庞大且维持着较快的增长速度,针对高端消费人群对马产业的需求,尤其是对高端运动马的需求,建议对高端运动马实行“国产化”替代,而不是简单地进口。一个典型例子是,新疆伊犁州特克斯德瑞骏发公司利用胚胎移植技术繁育进口高端马匹,解决国内运动用马特别是优秀种马奇缺的问题,同时利用鲜精、冻精等人工授精技术产品改良国产马。该公司通过科技赋能、文旅引流、体赛联动,多渠道、多维度满足牧民改良型需要,帮助牧民增收。

  三是培育消费市场,提升产业层次。对赛马场等基础设施建设和分级分类赛马赛事,给予补贴和优惠政策;探索国产马赛事活动市场化运作,打造品牌赛事;支持开展马术进学校、进社区等马术普及活动,培养马术人才,拓宽边疆马匹销售渠道,减少对进口马的依赖;支持马文化展馆、马文化休闲旅游景区景点建设;支持民族地区建设马文化和民俗文化宣传平台,讲述中国马的故事。

  四是发展精深加工,完善产业链条。鼓励马产品生产加工技术创新和应用,通过设立政府基金、专项基金及支持企业发债等方式进行融资,鼓励引导社会资本到牧区投资兴建各类马产品生产加工企业,并给予税收、金融、用地等方面优惠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