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中真有弼马温一职?扒一扒古代养马的那些

孙悟空在大闹天宫之前,曾被玉帝封为弼马文。这只猴子很有趣。虽然人脉很广,有七十二变,但对官场完全是盲目的。他以为自己穿着黑色的薄纱,腰间系着一条玉带,就是一个官员。当时,他并不满意。他不仅是毕的主人,还是一个羽翼丰满的官员,而且兢兢业业,非常热衷于放马和养马。当我知道这只是一个肮脏的芝麻绿豆官时,我怒不可遏,挂上皇冠,回到了郭华山。

由于《西游记》的广泛影响,大多数人也认为毕玛文真的是古代养马的官员。然而,当我搜索历代的官制时,我根本没有这个官位。这是吴承恩编的吗?玉帝为什么要给孙悟空取名“碧马文”?这要从古代的民间习俗说起。

在中国古代,有一种把猴子关在马厩里的习俗,这被认为是为了防止马遭受瘟疫。在成都出土的东汉砖中,有一幅画是一只猴子蹲在马厩的高处,手里拿着缰绳。北魏贾思勰所著《齐民舒窈》中记载:“马房常附猕猴,使马不怕邪,排除百病。”对这种习俗的解释来自于猴子和马在性格上可以互补。马天性安静木讷,但容易受惊,所以会爆炸。猴子生性好动,难得安静片刻。因为它们经常打破马厩的宁静,马增强了对突然噪音刺激的心理承受力,从而降低了恐慌发作的发生率。

明代著名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更具体地写道:“将母猴关在马厩里,可以避免瘟疫。”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把母猴子放在马厩里,我们就可以避免马的瘟疫。那你为什么要放母猴?古人也给了我们答案。

  

养马官历史中真有弼马温一职?扒一扒古代养马的那些事

明朝赵南星的著作中有这样一段话:“马静说,马厩里的母马猴子引发了一场马瘟,每个月,当这一天落在草地上时,马粮中永远不会有任何疾病。《西游记》的基础。”这里的“天贵”指的是月经,意思是母猴每月的月经都流向马的草料,马吃了就可以避免马瘟!

显然,“比马温”只是“避马瘟”的谐音,这个“官”确实有些联系!玉皇大帝封孙悟空为弼马文,这不仅欺骗了他,还有些嘲弄的意味。因此,悟空在取经途中多次被八环妖精戏弄。难怪孙悟空气得想大闹天宫。《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给公猴起了这么奇怪的名字,无疑是一种沉默。在他的作品中,“比马文”其实来源于玉皇大帝的玉旨,真是绝妙的讽刺。

马早期多用于祭祀,后来广泛用于交通运输和骑兵作战,关系到国计民生和国防战备。为此,中国历代王朝都非常重视养马,专门设置养马官。早在西周时期,周朝就设立了牧羊人的职位。《李周》记载:“牧羊人,负责牧养六种动物,一起供奉它们的物件,一起献祭。”《李周笔记》解释说:“六种动物是指牛、马、羊、貘、狗和鸡。”那时,马还是和牛羊等六种动物一起饲养,作为牧羊人。到了汉朝,专门的马夫就固定了。根据韩曙的记载,当时中央有五个养马地,包括龙马、休闲小马、四泉、成化,并设置了五个监督者和督导员。同时,汴县也有6个牧业,分别有1个沅陵和3个程远。这些督军和袁凌是养马的最高级别官员,而程健和程远是他们的副手。

唐朝时期,中国的养马业达到了顶峰。中央王朝饲养的官马多达75万匹,中国有无数的牧场和马作坊,专门用于放牧或饲养御用马。当时尚书省各设一员,即车夫阆中和员外郎,主要负责官马的登记和分配。太仆寺和滇中省分别设立了商城局和商城冯玉局,主要负责官马的选拔、繁育、训练和管理。许多地方牧场都设置了监工和程的职位,由皇帝派出的官牧和监工管理,主要负责具体的养马事务。东宫还有九牧剑和程,专门为皇太子放马。因为皇帝和朝廷对它非常重视,这个时候养马人的地位更高了。尤其是那些在宫中为皇帝养马的人,即使开始做奴隶,也能为皇帝吸引眼球,获得宠爱,跻身顶级行列。王力可懋中,原本是李隆基的家奴,后来因为养马成绩突出被立为将军,官居一处,专横跋扈,目中无人,甚至不满足自己的孙子出生时被赐五官。

李是时期的宦官首领,是一个普通的“养马童”。他因养马技艺而被提拔,并被任命为掌管御马的龙厩,从而掌握了皇宫中的权力,最终控制了皇帝和皇后。法庭上所有的官员都很害怕。可以说,此时的养马官员绝对不是无人仰视的“毕”,而是高官权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