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涛三次拒绝军阀邀请却因主席一封任命书落泪

这次任命非同寻常。正是统一战线思想的充分实践和作用,彻底改变了载涛的人生轨迹,使他始终站在人民的一边。

这一任命使封建王朝的大臣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载涛不知所措。

同时又思绪万千,百感交集,思绪一时波涛汹涌,但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载涛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喊出了心中的强音:新中国诞生了,载涛重生了!

虽然心里很高兴,但心里还是有疑惑:像我这样的旧社会保卫者,怎么有资格当解放军司令部马政治局顾问?我从未见过毛主席。他怎么知道我的?

载涛是清朝最后一位皇叔。三岁时,他被封为公爵。溥仪继位后,年仅20岁的他辅佐小皇帝溥仪掌管军队,并担任宣彤朝禁卫军训练大臣,实际掌握了统领军队的权力。

在复杂的历史潮流中,他拒绝了政府的高官。我宁愿买破布摆摊谋生,也不愿意为日伪和伪满洲国工作,享受所谓的荣华富贵。

之后,载涛隐居起来,悠闲地生活了20多年。和载涛的交往,始于1950年。

1950年6月,革命委员会委员长李将介绍给,并建议邀请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欣然接受。

经批准,载涛应邀出席CPPCC第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会议期间,时任CPPCC副主席的周恩来特意与载涛进行了交谈,他说:“载涛先生,很抱歉第一次会议没有邀请您。我忘了你,几十万满族人的代表。”

载涛紧紧地握着周恩来的手,激动得久久说不出话来。然后,周恩来真诚地邀请载涛和政府提出建议,帮助政府改进工作。

然而,这一任务却让他和这位已经脱离政坛30多年的君主难上加难。经过深思熟虑,他仍然没有为国家提出一个有用的法案。

这时,一旁的好友蒋光鼐和李提醒:“如果你不懂马,就提出一个关于军用马的议案吧!”这句话唤醒了载涛。

清朝的满族人经常自称“骑马征服世界”。晚清时期,尽管皇室腐败日益严重,满族官员的任用还是强调军民两用。

载涛的父亲奕譞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将领,他多年来训练和领导军队,对载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父亲的影响下,载涛逐渐与马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不仅喜欢骑马,而且擅长骑马。

从1904年到1906年,当载涛在贵族学校学习时,他在马匹训练和骑马方面有部分基础。

1908年,他的侄子溥仪登基后,被哥哥载沣任命为专门培养锦衣卫的大臣,负责建立锦衣卫,这为他提供了骑马和学马的机会。

为了提高卫兵的骑射技术,他漂洋过海,专门研究著名的法国苏梅骑兵学校。皇家卫队成立后,载涛出任军事顾问大臣,从最初的骑马爱好转变为以骑马为职业。

载涛从十几岁就学会了骑马和射箭。他能驾驭各种烈马,驰骋前行;他还能在马背上飞行,在飞奔的马背上表演骑马技巧,还能做出俯身、倒立、倒骑等各种姿势。

他不仅擅长骑马,而且对马也很了解。只要有一匹马从他面前经过,他就能分辨出这匹马的年龄,这几乎是肯定的。凭直觉,他能很快分辨出哪匹马在骑,哪匹马在骑,哪匹马在驮,哪匹马在犁地。尤其是他对于改良马种的知识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出于对马的特殊兴趣,当载涛发现谁添了一匹好马时,他总是会去拜访,有时他甚至会情不自禁地去索要。有一年,善于投机的袁世凯悄悄进贡当时的大清太子朱义的儿子,要他摇起四匹一色一蓝的高头海马。

听到这个消息,载涛心想:“利用腐败的法律,出卖官员和头衔。我为什么不敲他?那我就来找你好好聊聊。我想从他那里得到两匹马。不给,我就不走。”。

知道载涛热爱马如生命,他别无选择,只能放弃装备一辆两式四座马车的想法,给他两匹马。

辛亥革命后,载涛离开了专门训练近卫军的大臣职位。然而,骑马仍然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住在山老胡同的时候,西阳围胡同有一个著名的马号,那是载涛养马的地方。

七七事变后,日军占领了北京。他看到街上满是日寇的大洋马,但中国人失去了骑马的权利。日本人的傲慢让载涛无法忍受。

有一次,他上街做生意,亲眼看到日本狠狠地批评了一个骑马的中国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回到家,他大怒,说:“该死的日本鬼子,却骑在我们中国人头上。”

一怒之下,载涛卖掉了他的车马。新中国成立后,他再也没有骑马。

日寇侵华期间,载涛闭门不出,表现出鲜明的政治立场和爱国气节。作为一个从旧时代走过来的人,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举动。

来到载涛家的人清楚地记得,他家的门上挂着一面横幅,上面写着“朴实无华”。载涛手书中的这些人物,不仅是他平民生活的真实写照,更是他内心的表露。

因此,经过认真考虑和调查,载涛起草了一份题为“请改进马的品种以供军事用途”的议案。

蒋光鼐和李看了这个议案后,认为写得很好。他们两人愉快地接受了载涛的邀请,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周恩来非常重视载涛的动议,很快就把它交给了毛主席。我非常欣赏载涛对军马和爱国主义的渊博知识,并亲自审阅了这项法案。

看到这封任命书,经过长时间的沉思,载涛终于明白了毛主席的伟大和智慧。载涛发自内心地喊道:“认识我的人也是!”

然后,载涛的眼里流出了两行泪水。要知道,他曾经三次拒绝军阀和日本的入仕邀请,却因为毛主席的一封聘书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当载涛的家人知道这件事后,他们齐声欢呼,歌颂他们的智慧和伟大。载涛摇着嘴唇,激动地对家人说:“我,载涛,必须在有生之年报答总统对我的恩情。”

晚上,载涛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坐在桌前铺好纸,写了一封信给他。在信中,载涛郑重地说:

在那之后,载涛还告诉别人:“解放后我打算隐居,但没想到会抛弃我。周总理再次邀请我出去。毛主席和新社会给我带来了三大好处:我在政治上获得了地位,成为了全国人大代表;当他成为马正的顾问时,他在政界获得了一个职位。生活有保障,工资有固定。”

接到中央的任命后,载涛不顾身体虚弱的年龄,骑着自行车去几十英里外的一个办公室工作。两年多来,他从未迟到早退,也从未请假。他常年在各军种马场考察、传授改良马种的技术,为部队军马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

中央领导知道这件事后,一致认为载涛年纪大了,要骑自行车去这么远的地方工作,怎么可能呢?

根据毛主席和中央其他领导人的指示,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专门致信载涛:

之后,他指示成立马政局,实施军马的管理和生产。不久后,在党中央的号召下,朱德也发出指示:马的政治形势要由炮兵司令来领导,要更加重视军队和马,加强国防建设,完善教育部分,要大力发展和经营,以促进其成就。

如果中央委员会的载涛将军提议当人民军队的顾问,载涛非常感谢毛主席接见他的好意。后来,他慷慨解囊,修缮了载涛的住所,这让载涛感受到了主席的深厚情谊。

一天,当载涛正在开会时,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原来他在北方的家已经塌了,家人叫他赶紧回去看看房子。

载涛接电话后,新中国喜忧参半。盖房子不是小事。我没有力气,没有钱,我自己也做不到。

很快,载涛平静下来。而且毛主席照顾得很好,这件小事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同事们关切地问发生了什么,载涛幽默地回答:天气真的很不好,家里的房子都塌了,但是我哪里有钱去修房子?

最初,载涛的储蓄被用来购买国家债券,其余的被捐赠给国家。从载涛1950年至1952年的自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他购买了100张胜利债券,金额为2000万元,并为两次洪灾捐赠了约400万元。兴业公司出资500万元。

参加会议的同事都知道了,催他回家看看情况,想办法修复。还说有什么情况要我及时反映,方便顺利解决。

后来,它传到了耳朵里。他在座谈会上特意谈到了这件事:“听说载涛的生活不是很富裕,房子坏了也没钱修。就这样,从我稿费里拿出2000万给我老公修房子。”

平时很忙,比如修房子,我都记在心里,我自己掏钱。所有在场的人都非常感动。

座谈会后,张先生特意将钱送到,并转达了他对的关心和问候。张说:“毛主席非常关心你房子的倒塌,特意让我给你寄钱修房子,一共2000元。”

载涛惊讶地说:“毛主席怎么知道我的这些事?请告诉他,我已经收到了主席的愿望,请把钱拿回来。”

张道:“不必客气。当主席知道你家里有困难时,他非常难过。你不收这钱,我怎么交差?”

载涛接过钱,眼里满是泪水,她深情款款地对张赵石说:“感谢毛主席对我的关心。”

送走张之后,的感激之情久久未能平复。他以为毛主席整天忙于国家大事,还在为自己家里的这点小事发愁。主席给的钱真是及时的帮助。

载涛由衷地说:他这一辈子,一定要报答毛主席的恩情,将来一定会全心全意为人民做点事,以报答您的恩情,报效国家和人民的心。

1955年7月,载涛有幸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会见中,载涛会见了周恩来总理,双方亲切握手。

后来,周恩来还介绍载涛说:“这是载涛先生,他也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叔叔。”

他诚恳地和他握手说:“听说溥仪最近学习很好,你可以抽时间去看看他。”

在这次会见中,毛主席有说有笑,对身边的周总理说:“我是《红楼梦》里的老太太,他真是一家之主。”

毛主席的幽默很快消除了载涛的紧张和忧虑。在与毛主席的谈话中,载涛也坦率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说:“我认为满语的提法不合适,应该修改。”

对于载涛的观点,周恩来说:“清朝就是清朝。怎么能只提孟元,不提满族?”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结束后不久,北京市人民政府专门派人到载涛的住处,说:“毛主席交给你们一个新任务!”

原来,市政府不得不安排载涛的家人来富顺战犯管理所。1956年3月10日,载涛带着两个孩子和家人去看望溥仪。

因此,当溥仪看到他站在自己面前时,他是亲戚中唯一在场的“七叔”和他的两个姐姐。

溥仪一时伤心,一时高兴,一时说不出话来。突然,他大步走过去,脱口而出“七叔”,然后放声大哭。

我已经很多年没见到他们了,但是他们已经互相诉说了很多年的相思之情。此外,溥仪和载涛恢复了他们正常的伯侄关系封号,并改变了他们以前的君臣封号。

在对战犯的管理上,溥仪的学习和生活都有了很大的进步,终于打破了家庭中冰冷的宫廷礼仪,拥有了正常人应该有的家庭乐趣。

载涛抑制不住激动,向家人讲述了他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与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会面。他们都称赞皇室成员,尤其是溥仪,在监狱里进步很大。

说到这里,载涛哽咽了一会儿,在场的所有家庭成员都激动得哭了起来,一个家庭侄子哭出声来。

会见中,载涛向他们详细介绍了王室在党和国家关怀下取得的进步,还谈到了亲属的舒适幸福生活,党对少数民族的特殊优惠政策,以及近年来国家建设取得的辉煌成就。

曾几何时,在党的关怀下,他们的政治经济地位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走下坡路的绝境中重生。

听了载涛的介绍,溥仪等人不禁感慨:“只有恩人才是拯救整个满洲和爱新觉罗家族的人。”

此外,还向溥仪介绍了他在中央军委炮兵司令部马政治局的工作和参观西北陆军马场的情况。

载涛兴致勃勃地讲着,溥仪听得津津有味。如果说溥仪的管理教育使他在改革的道路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这次和七叔的谈话中,我感受到了整个中华民族的变化,给了他一个生动的教训。

从这次事件中,载涛再次受到深刻的教育,感慨地说:“溥仪变了,被改造了,这要归功于新中国和毛主席的优待!”回搜狐多看看。

  

养马官载涛三次拒绝军阀邀请却因主席一封任命书落泪:知我者